圈地自萌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4]

[14]

马天宇冲进杂志社的时候杨幂正在刷新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还周淑惠清白”的标题赫然榜首。话题内群情激奋,普罗大众一改之前的舆论风向,调转枪头纷纷指责起黎家权势滔天,干扰司法公正,迫害弱质女流来。

杨幂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文章与新闻慢慢发酵——有人将增刊里为周淑慧洗白的内容整理成方便阅读的长条图文转发扩散,有人在周淑慧的个人首页下留言支持,有人去到南启商会、奇谭法律在线的官方微博下抗议执法不公,量刑过重。黎周淑惠案俨然变成了一个全民参与的热点事件。

不期然一本杂志突然摔在了自己的面前,定睛一看,正是各大分销商一经上架立刻脱销,正在电话催赶补货的那本增刊。

 

“这篇文章是怎么回事?”马天宇面带怒色地责问道。

杨幂平静道:“我只是把我收集到的信息公布出来而已。”

“我们之前沟通的内容可不包括关于我的!”马天宇翻开其中一页,标题写着“大律师退避三舍新学生赶鸭上架”,配图是他前几日在庭上的照片,上面用粗体字补了一句“拍摄这张照片时你人在现场吗?”的台词,新人菜鸟样跃然纸上。文中还详细介绍了马天宇的个人履历,重点强调他毫无实战经验,而周淑惠原本委托的是某知名律师,后来几经易手才到了马天宇的手上。

文章虽未点明,但遣词用句甚为高妙,读者结合上下文语境,一看便会觉得那些大律师是迫于压力才将此案移交给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

 

“我只是想要让报道更加全面而已,” 杨幂说得很是淡然,“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有责任告诉大众真相。”

“可是大众并不需要知道这些啊,更何况是周女士主动选择的我,你这样一写别人会误以为她是迫于无奈才选择我的!”马天宇急道。 

“马律师,我想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比你更清楚大众关心什么。”杨幂微微一笑,语气却不容商议,“文章里你的履历是真的,案件移交过程是真的,庭审记录也是真的,至于读者看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结论,那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可是……”

“而且马律师,”见马天宇还想说话,杨幂打断道,“你真的觉得周女士选择你是她完全出于自愿,没有受到别的因素干扰吗?”

马天宇回想起那天周淑惠对他说的关于业内水深的话,一时间无言以对。

杨幂见马天宇沉默,也收了气场,拍了拍马天宇沮丧的肩膀,“放心吧,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想帮周女士打赢这场仗而已,至于用什么方法……”杨幂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你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马天宇听完杨幂的话,抬头看到对方的笑脸,一时间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拿完周淑惠最新的口供后,陈伟霆丢下应昊茗去应付公共关系科的场面活,自己骑车载了李易峰重新回到案发现场。

 

“这里能收集到的信息真的不多,我相信之前的痕检员已经尽力了。”李易峰在屋里屋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后给出了结论。看见陈伟霆皱着眉头靠在墙边,忍不住问道:“陈Sir,周淑惠已经承认了她和丈夫感情不睦,只是为了保存家族颜面所以勉强维系而已,案发那天他丈夫因为得知她怀得又是女孩所以才对她进行殴打,之前关于座位的疑点已经得到了解释,你为什么还会觉得这个案子有问题呢?”

闻言陈伟霆直起身,朝餐桌边的李易峰走来。“按周淑惠的说法,结婚纪念日当天,她在家准备晚饭,死者买了红酒回来,她告诉死者她怀得又是女孩,死者情绪激动冲上来施暴,她为了自卫拿起酒瓶敲击死者头部,因为力道过大,导致死者当场死亡……”陈伟霆理了理案件的顺序,朝李易峰摊开手:“你不觉得一切都太顺了吗?”

李易峰看着他。

“为什么是红酒瓶?”陈伟霆问:“这个桌子上有烛台,有烟灰缸,有花瓶,为什么偏偏是红酒瓶?”

“你的意思是……”

“如果周淑慧使用的凶器,是烛台或者其他什么这家里一直存在的东西,那么她的正当防卫主张得到支持的可能性都会大大降低,可她偏偏用的是一个‘碰巧’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死者买回来的红酒瓶。”陈伟霆合掌拍了一下,“你不觉得这一段正当防卫的过程有点太顺了吗?”

李易峰点点头,补充道:“而且案件发生的时候两人正在吃饭,按道理红酒已经打开了,翻转过来会有液体流下,一般人潜意识里都会选择更加固态的东西,相比之下烟灰缸要趁手的多。怎么会刚好就拿了红酒瓶呢?……红酒瓶……”

说到这李易峰的脑子里有一些文字一闪而过,但速度太快难以捕捉。只好站在那里咬着下唇,陷入沉思。

陈伟霆正要询问,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老大,事情麻烦了。” 应昊茗拿着刚刚收到的红头文件,一脸郁闷,“上头说此案社会影响恶劣,要求我们第一时间与公诉方信息共享,从明天开始,他们会派人全程参与我们的案件调查,直到审理结束。”应昊茗知道陈伟霆最讨厌工作时有不相干的人在旁边指手画脚,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完,“Madam要求我们无条件配合。”

果然陈伟霆听了眉头一皱,语气不善地问:“他们要派谁过来?”

“就是负责这个案子的公诉人,”应昊茗拿起笔尖戳在了照片中人的鼻子上,“袁弘,袁大检察官。”

 

袁弘突然后脊一凉,打了一个喷嚏。一旁的叶祖新一脸关切地问他:“没事吧?关键时刻你可别生病了。”

袁弘摇摇头,继续收拾球具。

“哎,你说这帮网民怎么这么闲啊?!”叶祖新拧开一瓶水灌了两口,“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跟雨点进了油锅似得,全炸开了!”叶祖新一脸的难以理解,“你说人明星杀夫跟他们有半毛钱关系啊?”

“你也说人家是明星了。”袁弘拿起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了擦脸。

“前两天还一面倒地骂周淑惠不守妇道,今天又一面倒地踩起黎家一手遮天来了。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袁弘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将球拍挂到肩上,抓起外套往球场外走。

“哎!你等等我啊!“叶祖新一把抓过自己的东西,小跑两步跟上袁弘,“我说你怎么这么淡定啊?!你就一点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事实就是事实,又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而改变。”袁弘十分坦然。

“话是这么说没错,”叶祖新撇撇嘴,“可是人言可谓,等周一开庭的时候,你的一言一行搞不好都会被人打上黎家代言人的标签,到时候一帮不明真相的群众来攻击你怎么办?我可是听说他们连检察院官网都占领了,评论都刷了好几万条呢!”

袁弘苦笑:“这也不是我担心就能解决的啊……”

“啧啧,幸好那帮陪审团早就进了舆论隔离期,不会被这些声音干扰。”叶祖新搭上袁弘的肩膀,自我安慰道:“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然而周一一开庭,马天宇递交的那份更换陪审员申请,结结实实地打了叶祖新一巴掌。


评论(6)
热度(29)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