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3]

[13]

 

陈伟霆与李易峰一同从饭店出来后,径直到商场对面的一家连锁超市内。

陈伟霆忍忍忍,忍了半天没忍住,扭头看李易峰神色如常地走在他身旁。

后者见他盯着自己,递了个‘怎么了’的眼神过来。

陈伟霆问:“你怎么不问我犯人到底是谁?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是那个叫小柯的服务员啊。”李易峰回答道。

陈伟霆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你早就知道了?!”

李易峰点点头,疑惑道:“大家不是都知道了吗?”

陈伟霆被气笑了,眨眨眼问他,“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店长说监控视频坏了的时候——如果是普通客人的话,看到那里有摄像头一般都不敢犯案的。”

陈伟霆双手叉腰别开了几步,仰头长叹一声。

李易峰不知道他又怎么了,歪着头看他:“陈Sir?”

陈伟霆摸了把鼻子,摇摇头,垂首轻笑一声,露出一口白牙,半是意外半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过身去与售货员交谈起来。

“陈Sir我们来这边干什么?”

李易峰环视四周,两人站在熟食区域内,面前新鲜出炉的烧腊烤肉、盒饭面点一应俱全。陈伟霆的身形挡住了他的全部动作,李易峰只能猜测道:“陈Sir你又饿了吗?吃那么多对身体不好哦。”

陈伟霆没有回答,只是接过服务员递来的一个袋子,结完账后,走到出口处休息长椅上坐下。见李易峰站那没动,伸手拍了拍自己左边的空位唤他过去。

李易峰眼睁睁看他从袋里掏出一枚刚出锅的水煮蛋,动作娴熟地一边剥壳一边轻轻吹气降温。

 

温热弹嫩的蛋白贴上脸颊的那一刻,李易峰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别动。”

陈伟霆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捏住李易峰的下巴固定,皱眉道,“消红去肿的。”

“……哦。”

李易峰吞了口口水静坐在那,听凭陈伟霆拿着水煮蛋在他刚刚挨了一巴掌的右脸上来回滚动,两只大眼睛,藏在扇子一样的眼睫下,扑闪扑闪的。

“还疼吗?”

“还好。”

“幸好是左手打得,要是换了右手,估计你这脸就要肿了。”陈伟霆看着李易峰瓷白皮肤上的鲜红手印感叹道,“她要是再年轻几岁肯定下不了这个狠手。”

“为什么?”李易峰一脸认真地问。

陈伟霆调笑道:“你这脸跟剥了壳的鸡蛋没差,又白又嫩的,有几个姑娘下的了手?”

“陈Sir!”李易峰皱着眉头扭开脸,语气很是不悦。

“我开完笑的。”陈伟霆认错极快,反叫李易峰不好发作,只好撅了嘴巴,闷不作声,却也不肯正脸对他。

“好啦……”陈伟霆撞撞他肩膀,“你一个医生怎么能跟病人生气呢?”见李易峰不说话,又撞了撞,轻哄道:“鸡蛋要凉了……”

李易峰这才撇撇嘴,把脸又抹了过来。

 

直到鸡蛋彻底变凉陈伟霆才收手,完事随手将滚完的鸡蛋丢进嘴里,惊得李易峰瞪圆了眼睛:“陈Sir你怎么把鸡蛋吃了?!”

陈伟霆含糊不清地答道:“不要浪费粮食。”

“脸上有很多细菌病毒的!”

“这点小病毒就当补充DNA了。”

“病毒体内是RNA。”李易峰说,“我觉得陈sir你比较需要补充的是DHA。”

“啥?”陈伟霆一脸‘你在说什么外星语’的表情。

 

两人正在打趣,隔壁电视专柜播放的整点新闻里突然提到一个熟悉的人名——

“近日备受大家关注的黎周淑惠杀夫案剧情再度反转。有知情人士爆料称黎周淑惠杀夫案疑点重重,谋杀证据不足。公诉方之所以故意加重量刑,是因受害人黎启峰家人向政府施压。众所周知受害人黎启峰的父亲黎耀华是南启商会的创始人兼主席,黎家在政商两届影响力巨大……”

不仅是陈伟霆和李易峰,一些路人也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看。

 

“爆料人还指出前期各大媒体大肆攻击黎周淑惠品行不端的报道,是有人幕后操纵,恶意重伤。更有知名杂志针对此次黎周淑惠事件于今日紧急发行增刊,为黎周淑惠正声……”

画面切到一个干练精瘦的短发女人那里,旁边的字幕打得是某知名杂志社主编蔡女士。

蔡少芬面对镜头露出一个标准笑容,一头短发英气利落,配上她的发言颇有几分侠士风范——

“我们之所以要做这份增刊,目的就是不想让大众被人别有用心地误导。作为一个媒体人,我们有权利也有责任让大众了解事实真相。”

“案件还没有审理结束,您所谓的真相是什么呢?”记者将话筒递回蔡少芬的面前。

“我们当然相信警察的调查结果和法庭的审判,”蔡少芬意味深长地补上一句。“只要这一切都符合规章制度。”

“……”

“周淑惠女士担任女性互助会荣誉会长期间,一直尽心尽力,以身作则,为全市广大女性谋求平等权利与正当福利。面对需要帮助的人,她一向乐于伸出援助之手。而正是这样一位令人尊敬的女士,当她身陷囹圄时,却有人利用权势、恶意造谣中伤她的人品,这就是我看到的事实。”蔡少芬微微一笑,“我们杂志社虽小,势单力薄,人微言轻。但仍想尽可能地降低人为干扰因素,还周淑惠女士一个公正的审判。”

 

李易峰听完蔡少芬以退为进的发言皱眉看向陈伟霆,对方的眉头早已拧成一个深刻的川字。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按下语音键,冷冷地说:“四组全员假期取消,30分钟后A4会议室集合。”

 

“老大,这个一定是有预谋的!” 应昊茗言之凿凿,“哪有书今天早上刚发,下午就上焦点新闻的?!这速度也忒快了点吧?!”

“我也同意二师兄的说法。”热巴翻了翻手里的增刊,足足有30多页,图文并茂,巨细靡遗。几乎针对前段时间的每一条负面报道都做出了解释。“这本书有理有据,就连每一个受访人的身份、每一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拍摄地点都标注出来了,基本可以直接拿到庭上做证了。”

陈伟霆背朝白板,蹲坐在桌子上,一脸沉重,一言不发。

“老大,我觉得这个轮不到我们操心啊……”肇临在一旁挠头,“这个不应该是公共关系科想办法处理的吗?”

陈伟霆挑眉看了他一眼,没等他开口,应昊茗就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满是嫌弃:“你傻啊?!公共关系科敢得罪那帮写稿子的吗?到时候压力还不是全转到我们这来了?!”应昊茗将手里的笔转了个花,歪着身子靠在座椅上,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按我说,咱们就实事求是,直接把调查报告往外面一放,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没等结果出来就先下定论的是他们检察院,跟我们没关系。”

“现在是互相甩锅的时候吗?”陈伟霆拿起身边的白板笔朝应昊茗丢过去,被后者麻溜地接住了。

热巴打量了一番陈伟霆眼色,问:“大师兄,你是不是觉得这案子有问题啊?”

“这案子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为什么?”众人异口同声地问。

“直觉。”

 


评论(14)
热度(34)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