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0]

The criminalinvestigation files

File 2.最后的晚餐

[10]

“事到如今主张夫妻关系和睦,没有杀人动机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我们只能反其道而行,彻底公开您丈夫的恶行,强调事发时您的恐惧,争取陪审团同情……”

没等马天宇说完,周淑惠便打断了他。

“我拒绝,”周淑惠态度坚决,“我不希望我丈夫过世之后还要被别人议论,成为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事实上,这次的案件已经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探视期间不能携带通讯设备,杨幂拿出准备好的网页截图打印版和几本畅销杂志摆在了周淑惠的面前。

看到封面标题,周淑惠眼神一凛,可多年来的良好修养让她随即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意。

“您应该生气,”杨幂说,“任何一个被人恶意造谣抹黑的人都有权利生气。”

“我不是生气他们抹黑我的品行,”周淑惠摇了摇头,“我只是心寒,启峰才刚刚过世,他们就这样不顾他的脸面。难道对我的恨意就大到这样的地步吗?竟然比自己家人的名誉更重要?”

闻言,杨幂看了周淑惠一眼,像是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早知道他们会做到这个地步,倒不如我直接认罪好了。”周淑惠自暴自弃地说。

“不可以!”马天宇拍案而起,“您怎么能承认您没有做过的事情呢?!您先生的名誉重要,难道您的名誉就不重要了吗?!”

周淑惠看着激动得双目通红的马天宇,无言以对。

“就算周女士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您肚子里的孩子好好打算。如果您真得认罪服刑,您的孩子在外面又会如何呢?”杨幂也劝说道,“事情走到今天的地步,不正是因为您想要保护您的孩子吗?那您就更应该为了孩子坚强起来!”

“是啊!他们连黎先生的名誉都不管不顾,又怎么会真心实意照顾你们的孩子?”马天宇激动道,“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您打赢这场官司,让您可以亲手抚养您的孩子长大!”

“真的可以吗?”周淑惠皱眉,言语间满是凄苦,“黎家权势滔天,连舆论都能操控,我们势单力薄,又怎么能斗得过他们?”

“这……”马天宇也犹豫了。刚刚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不过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现下被问到具体对策,一时也没了主意。他坦言原本打算走“夫妻感情和睦杀人动机不足”这条路,现在看来与实际情况背道而驰,完全站不住脚,已经彻底堵死。而要改走“长期忍受家暴防卫过当”博取同情,又因为周女士的故意保留,让他们棋差一步,被黎家抢先占领了舆论制高点,眼下正是进退维谷。

 

“丢了舆论制高点,我们再抢回来不就好了?”杨幂莞尔一笑,一派轻松。

“抢回来?怎么抢回来?”马天宇反问道。

“只要周女士您如实告知我们事情的真相,后面交给我就可以了。”杨幂一脸自信地说。

见周淑惠有所动摇,马天宇也立刻表态,“事到如今,只有我们心往一处使,才能博得一线生机。”

杨幂见周淑惠仍在纠结挣扎,轻轻抛出了最后一句话。

“周女士,黎先生是您的过去,您肚子里的小生命才是您的未来。”

 

接下来的时间,杨幂与周淑惠逐一核对确认报刊杂志上各篇报道的真实性,并将可以用来佐证的相关人物与事件一一记录下来。收集完资料,杨幂和马天宇一起迈出拘留所。

“今天晚上我会把这些稿件整理出来,连夜送印,如无意外,明天上架的周刊里就能看到!”杨幂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接下来就等开庭那天,马律师跟法庭要求更换陪审团了!”

“更换陪审团?”马天宇大吃一惊,“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经过上次的庭审,陪审团对周女士已经有了芥蒂,换一批看完洗白文章后的新陪审团,肯定会对我们更加有利。”杨幂说得理所当然。

“话虽如此,但这批陪审员都是挑选出来后经过舆论隔离期的,现在要求撤换成被舆论影响的陪审员,不符合规矩。”

“那如果陪审员符合申请回避的理由呢?”杨幂反问道。

马天宇愣住了。刚刚在会见室里,他就发现杨幂对庭审流程了然于心,而且逻辑缜密,问及用来推翻不实报道的相关证据时,也都充分考虑了法庭采纳的可能性。

马天宇皱眉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别那么紧张!”杨幂拍了拍马天宇的肩膀,“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记者,只不过我大学念过两年法律后来转去念了新闻传播而已。”

“哦?为什么?”马天宇对杨幂的选择十分好奇。

“因为法律是至上而下的东西,凭个人之力想要动摇,犹如蚍蜉撼大树。”杨幂将黑色长发撩到耳后,“新闻则不同,新闻是自下而上的。”

 

“舆论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杨幂笑着说。

 

 

周六,阳光明媚,天公作美。

陈伟霆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背心,米色五分裤,红色的格子外套绑在腰间,黑色墨镜挂在耳后,站在人流不息的步行街头,俨然一副潮男装扮。

有穿着清凉的混血美女上前问路,陈伟霆亦用流畅的英文做答。对方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希望他能亲自带路。

陈伟霆正想开口,就看见李易峰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黑长裤从马路对面走来。

陈伟霆不自觉地扬起微笑,对他招了招手,李易峰也正好看见他,赶紧加快了步伐朝两人走来。

“Sorry,I’m not available.”陈伟霆别有深意地答道,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正走过来的李易峰,补了一句:“I’ve got a date.”

混血美女只得悻悻地离开。

 

李易峰远远看到陈伟霆和一女生交谈,还以为他带着朋友一起出来,心窃喜三个人一起正好不用他说话,走近后女生却走了,忍不住问:“她怎么走了?”

“她只是来问个路而已,”陈伟霆解释道,看李易峰失落的样子,调侃说,“……还是你想要人家回来?”

“没有啦,”李易峰摇摇头,“只是在想你要是和朋友一起的话,我正好可以从你们的对话里收集信息。”

“噢……”陈伟霆做了一个夸张的仰头动作,指着他说:“你是想偷懒!”

“不是啦,”李易峰认真解释,“从对象日常的行为中收集信息,而不是直接采取问询的方式,效果会更好。”

“为什么?”

“因为这样对象会更放松啊,”李易峰打了个比喻,“就好像陈Sir你们问话也都会希望尽可能在一个相对友好融洽的环境中,因为这样对方会比较放松,也就更加容易透露有效讯息。”

“话是这么说没错,”陈伟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着说:“可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借助点非常规手段。”说着比了比拳头。

“陈Sir!”李易峰站定,义正言辞道,“刑讯逼供是非法的!”

陈伟霆也立刻标准站姿,对着李易峰敬了个礼,大声道:“Yes,Sir!”

 

—TBC—

评论(5)
热度(21)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