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9]

[09]

周淑惠见到马天宇和杨幂两个人时,有些疑惑:“这位是?”

“我是风度杂志的记者杨幂。”杨幂递上一张准备好的名片,“我们主编Ada让我代她向您问好。”

“原来是Ada的同事,您好。”周淑惠露出一个标准笑容,“之前马律师没有跟我说您要来,所以没有准备,请见谅。”

 “周女士,没有事先跟您沟通这次会面是我的问题,我向您道歉。” 坐在一旁的马天宇趁机插话,本来案情还在受理中,不应与媒体有过多接触,但事出有因,马天宇不得不答应杨幂的要求,“杨小姐之前跟我说了一些事情,我要向您求证,请您诚实地回答我。”

“请说。”

马天宇一脸严肃:“周女士,你是否有被黎先生长期家暴的历史?”

闻言周淑惠的脸色瞬间煞白。

马天宇见她脸色变化,便知杨幂所言非虚。

“要不是杨小姐拿了您的就诊记录给我……这么重要的证据,您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周淑惠低着头不发一言。

马天宇皱眉,“您知不知道这会严重影响陪审团的观感,如果由我方提出,就可以佐证黎先生施暴时给您造成巨大恐惧,有效证明您的防卫情绪。反过来,若是由对方提出,他们可以拿来大做文章,说您与黎先生早有嫌隙蓄谋已久……”马天宇越说越气,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条信息这么重要,您怎么能隐瞒呢!”

“对不起。”周淑惠只是道歉,却并无悔意。

“周女士!”马天宇激动地双手拍在桌子上,喊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有多严重?!是不是如果杨小姐不告诉我您准备永远不说?!”

“是。”周淑惠回答得十分果断。

 “……”马天宇一脸不敢置信,颓然地倒回椅子上,“……为什么?”

周淑惠扭过头去,一直坐在一旁的杨幂徐徐开口:“周女士是想保存黎家的颜面吧,本来这次的匆促怀孕,别人就会对之前的流产怀有疑问,要是再加上家暴历史,如果被人发现流产的真相……”杨幂停顿了几秒,“毕竟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狠心杀子的名声实在是不好听呢。”

周淑惠的指尖一抖,马天宇一脸惊诧地看向杨幂:“你这话什么意思?”

“南启商会主席黎耀华当年担任人大代表期间,为与政界要人联合推动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的两个儿子黎启峰、黎启岭都将严格执行这一生育政策,也就是说黎启峰和黎启岭都只会有一个孩子,否则黎家不仅将面对巨额的社会抚养费用也会名誉扫地。”

马天宇这一代的年轻人对于当年的事知之胜少,杨幂也是多番查证,才发现了周淑惠人工流产的真相。

“黎启岭虽然比他哥哥晚婚,但是结婚第二年就有了儿子,而作为嫡长子的黎启峰却一直没有动静,前年黎耀华被查出患有三期肝癌,虽然一直对外封锁消息,但是想必黎启峰一定早就知道了。”杨幂说得肯定,周淑惠也并没有反驳。

“所以黎启峰才这么着急要孩子……”马天宇恍然大悟。

“不仅是要一个孩子,而且,还必须是一个男孩!”杨幂强调,“本来长幼有序,南启商会主席的位置和黎家的家产黎启峰都享有第一继承权。可是难保黎老爷子不会为了长远考虑,看在嫡孙的面上优先考虑黎启岭。”

马天宇沉默片刻,语气沉重:“周女士您之前怀的……是个女孩?”

杨幂补充道:“我猜,您这次怀的,仍然是个女孩,对不对?”

++++++++++++++++++++++++++

陈坤盯着墙上的挂钟,秒针一格一格爬完了一圈,时针终于打到了4上。

“OK!下午茶时间!”陈坤把手上的病例往桌上一扔,隔着办公桌踹了对面看报告的李易峰一脚,“去给我洗个苹果。”

“哦。”李易峰乖乖站起,去里屋转了圈,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洗得闪闪发亮的苹果。

陈坤接过,见李易峰手上空空如也,奇道:“哎?怎么就一个?你不吃?”

李易峰摇摇头,“不想吃。”

“……你干嘛呢?”

李易峰拧着一对粗眉毛,看着正在咔咔啃苹果的陈坤,神色复杂:“看黎启峰的胃部残渣报告。”

“哦?他死前吃了什么?”

“西芹、土豆、鳕鱼还有……”李易峰眼神扫了扫陈坤手上的苹果。

陈坤瞪了他一眼,“你故意的是吧?!”

李易峰缩了缩,嘀咕了一句:“是你自己要问的。”

陈坤不理他,继续吃苹果:“那有什么问题吗?”

“暂时没发现有什么问题……”李易峰比照了一下黎启峰胃部残渣的报告和现场拍摄的照片,菜品食物都能对得上,而在死者的血液里也确实含有少量酒精。

“再有两个小时就下班了,即将到来的是振奋人心的周末时光!你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修身养性,整装待发,掏出手机,打打电话吗?”

“……我要打给谁哦?”李易峰一脸茫然。

“随便什么人!Whoever!青春应该是充满激情的!而不是在家和办公室之间来来回回两点一线的!”陈坤感叹自己真是顶着师兄的名,操着老妈的心,恨铁不成钢道,“你长着这么一张脸,天天待在家里不觉得浪费吗?!”

“不觉得。”李易峰无所谓道,“而且我也没有在家和办公室之间两点一线啊,我还有去学校助教,有去超市买东西,你手上的苹果就是我昨天买的。”

陈坤无语,抬手要揍,李易峰赶紧举起手中的报告抵挡:“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出去我出去我明天就出去……”

陈坤挑眉:“你要去哪?”

李易峰怒目相对:“不是你要我出去的吗?!”

陈坤继续打:“胆肥了,敢跟师兄顶嘴!快说!”

“哎哟,就陈sir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他上周约我这周末一起研究病情吗?”

“研究病情?”陈坤冷笑一声,“也就你这书呆子会相信他的鬼话。”

李易峰习惯性无视他这句嘲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好他中午发的消息我还没回,我现在就跟他说一声……”

“他中午给你发消息了?”陈坤眯起眼睛,像是在审视什么关键细节,“他,跟你一直都有联系?”

李易峰点点头。

陈坤继续问:“电话?短信?每天?”

李易峰想了想,说:“电话不是每天都有,短信好像是天天都有。”

“他都跟你聊什么啊?”陈坤暗叹自己粗心大意,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暗地里发起进攻了。

“就聊案情或是聊病情啊……”李易峰不知道陈坤为什么突然对陈伟霆这么关心,但还是老实回答。

“病情?”

“嗯。”李易峰低头翻了翻聊天记录——

“李医生我今天吃饭的时候突然想知道你有没有好好吃饭,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李医生我发现家里的枕头上好像有你的味道,我是不是产生错觉了?”

“李医生,你说明天我们是先看电影还是先吃饭?哪种比较利于了解病情呢?看电影的话,你比较喜欢什么类型的片子呢?”

……

李易峰逐一念完,抬头看向陈坤,“就是像这样讨论一些病情。”

“……那、个、流、氓。”陈坤咬牙切齿道。


评论(8)
热度(33)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