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8]

[08]

第一次开庭在舆论几乎一边倒的情况下开始了。袁弘作为公诉人,以故意杀人罪名提起诉讼。由于案件过程清晰,周淑惠对于用酒瓶击打黎启峰的头部行为供认不讳,控辩双方聚焦在行为动机上,展开了激烈争辩。

由于案件社会影响较大,法庭审引入了由23名普通民众组成的大陪审团,其中男性十二名,女性十一名。

开庭当日,杨幂、应昊茗、迪丽热巴等人也去到庭审现场,全程观看。

马天宇作为第一次上庭的新人律师闹出了不少笑话,让在场的众人,包括公诉员袁弘在内哭笑不得。

袁弘将刊登在报纸上的那张偷拍照作为周淑惠与黎启峰夫妻关系不和,存在故意杀人动机的间接证据,并且当庭传唤了偷拍的狗仔魏杰指认周淑惠曾经多次出入私人诊所进行人工流产。

“魏先生,你是否曾经跟拍过被告人周淑惠女士?”袁弘指着站在被告栏后的周淑惠问站在证人栏里的魏杰。

“是。”

“跟了多久?”

“前前后后差不多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被告人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最开始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我们发现她突然把高跟鞋换成了平底的,同时开始频繁出入私人诊所,我们就怀疑她怀孕了,但是不能肯定,所以就继续跟了下去。”

“然后呢?”

“然后就发现有一天周淑惠进去诊所的时间比之前要长,出来之后面色惨白,脚步虚浮,明显就是去堕胎了!”

听到这马天宇站了起来:“反对!反对证人进行毫无根据的猜测!”

袁弘转过身,有点无奈地看着他说:“我们已经拿到了周淑惠女士的就诊记录,她确实是进行了人工流产。”

法官转过头看向马天宇,问:“辩方律师,你还要继续反对吗?”

马天宇讪讪地缩回手,坐了下去。

 

坐在听审席的应昊茗嘀咕了一句:“这家伙能不能行啊?”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在周围引起了一片小骚动。

一旁的迪丽热巴赶紧捂住了他的嘴。

法官敲了敲手中的法槌,等人群安静下来后对袁弘说:“控方律师请继续提问。”

 

“魏先生,在你跟踪周淑惠律师的这三个月时间中,黎启峰先生是否有陪同周女士来过诊所?”

“没有。”

“一次都没有?”

“一次都没有。”

“魏先生,如果你的老婆怀孕你是否会陪她一起去做产检?”

“那当然。”

“如果你跟你的老婆吵架了,你是否还会陪她去做产检?”

魏杰想了想,说:“那要看吵到什么程度了。”

“那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呢?”

马天宇再次站了起来,“反对!控方律师的问题与本案毫无关系。”

袁弘转了过来,“审判长,我的问题问完了。”

“……”

马天宇走向魏杰,拿起之前的那张偷拍照问道:“这张照片是你本人拍得吗?”

“是。”

“那么拍摄的时候你本人在现场吗?”

 

话一出口台下一片哄笑,应昊茗转头对迪丽热巴说:“这小律师从哪找得?来搞笑的吗?”

坐在前方的杨幂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

 

庭上马天宇也涨红了脸,稳定了一下情绪后继续发问: 

“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拍了这些照片?”

“爆料咯,大众喜欢这些名门的花边新闻。”

“你是什么时候拍到的这些照片?”

“去年圣诞节前后。”

“拍到照片之后你做了什么?”

“卖给杂志社咯。”

“哪家杂志?”

“贰周刊。”

“卖给了谁?”

“贰周刊主编刘永星。”

马天宇随即申请传召贰周刊主编刘永星。

 

“刘永星先生,13年12月你是否购买过魏杰先生提供的一组我被告人周淑惠的偷拍照片?”

刘永星点了点头:“是,我有购买过。”

“你为什么购买这组照片?”

“为了刊登在1月份的贰周刊中。”

马天宇拿出一本装在证物袋里的杂志,“可是我调出了14年1月刊的贰周刊杂志,并没有有关周淑惠的报道,为什么?”

“因为替换了。”

“为什么被替换?”

“有人出高价买回了这些照片。”

“谁高价买回了这些照片。”

“黎先生。”

“你口中的黎先生是否就是我的当事人周淑惠女士的丈夫黎启峰?”

“是。”

“也就是说黎启峰知道我当事人曾经怀孕的事实?”

“是。”

“黎先生当时是否对此表示过鄙夷、愤怒或者其他激烈情绪?”

“没有。”刘永星双手交握,一脸平静,“黎先生当时情绪很平静,只说这是家事,不希望外界过多干扰。”

马天宇微微一笑,说:“法官大人,我问完了。”

法官点点头,示意袁弘:“控方律师可以开始提问了。”

袁弘走到刘永星身边,问道:“刘先生跟黎启峰先生以前有过交往吗?”

“有。”刘永星坦言,“黎先生在政商两届人脉颇广,我们私下也有接触。”

“那黎先生平时是个容易情绪波动的人吗?”

刘永星摇摇头,“很少看到他发火,他说话总是很平和。”

“以你对他的了解,黎先生是否可以做到‘即使已经十分愤怒,但任然表面平静’?”

 “当然,”刘永星语带嘲讽,“他可是政治家。”

“法官大人,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周淑惠第一次被带入问询栏。由袁弘先开始。

“周女士,你和黎启峰先生关系怎么样?”

“他是我的丈夫。”

“你爱他吗?”

周淑惠愣了两秒,哑着嗓子说:“爱。”

“那他爱你吗?”

“……”

见周淑惠沉默,袁弘露出了然的表情,继续问道:“据我所知黎启峰先生曾被爆出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你是否有所耳闻。”

周淑惠点了点头。

“即便如此,仍然爱他?”

“……他对我很好。”

袁弘将照片拿到周淑惠眼前,“照片上的人是你吗?”

“是。”

“当时你在干什么?”

“我正从私人诊所出来。”

“你去私人诊所做什么?”

“人工流产。”

“为什么?”

“因为我丈夫不想要这个孩子。”周淑惠的声音有些哽咽。

“为什么你丈夫不想要这个孩子?”

周淑惠顿了一顿,低声道:“……我不知道。”

“这个孩子是你丈夫黎启峰的吗?”

“当然!”周淑惠立刻回答道,“当然是我丈夫的!”

“是否有人能证明?”

“反对!”马天宇打断道,“反对控方律师不当提问,对我当事人进行道德攻击。”

“法官大人,我只是想确定被告人是否能证明曾经流产的孩子为死者所有,在死者知道这个孩子存在的情况下,这会严重影响死者与被告的关系,从而影响案发时被告击打我当事人的动机。”

“反对无效,被告请回答控方律师的问题。”

周淑惠沉默了一阵,回答说:“没有。”

“也就是说你并不能像死者证明这个孩子是他的对不对?”

周淑惠一脸可笑地摇头道:“他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他是我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这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向我要过证据,我也不需要向他证明!”

“既然如此,死者为什么要你打掉这个孩子?”

“……我不知道,”周淑惠将眼神移到了一边,“可能他觉得时间不对吧。”

袁弘微微一笑, “周女士,您现在怀孕了是吗?”

“是。”

“孩子也是黎启峰的?”

“当然。”

“怀了多久?”

“三个多月。”

“黎先生知道吗?”

“知道。”

袁弘拿出周淑惠的医疗记录,说:“我们查过您的医疗记录,您已经怀孕15周,现在是8月20日,往前推15周,也就是说你在14年5月7日就怀孕了。而这张照片上显示您上次人工流产时间是在圣诞节附近。我询问过妇产科医生,流产后由于子宫受损,需要一定时间恢复,最好半年内都不要再怀孕。也就是说在明知道您的身体不适合受孕的情况下,黎先生再一次让您怀孕了。”

周淑惠捏紧了自己的左手,默不作声。

“这种行为,只能表明,黎先生迫切想要一个孩子。为此不惜伤害您的身体,与刚刚您的说法大相径庭,对此周女士有什么解释吗?”

周淑惠抿了抿嘴唇,最后吐出两个字:“没有。”

闻言,陪审团内一片哗然,坐在一旁的马天宇见此情形,急得眼眶都红了。

 

此后袁弘又传召黎启峰的家人上庭,大肆批判周淑惠品行不端,心存怨恨。结合前期各方证词推导周淑惠与黎启峰夫妻关系不睦已久,又提出周淑惠一次击打造成死者颅骨粉碎性骨折,用力之大超过正当防卫范畴。

而马天宇这边也不甘示弱,先后传召周淑惠亲友为其人品作证,同时提交周淑惠在高尔夫球场的消费记录,传召其私人教练,证明其右手力道较大事出有因。又举出诸多母亲在保卫亲身孩子时突发神力的案例,请求陪审团考虑案发当时死者多次殴打周淑惠腹部,为保护腹中胎儿,周淑惠一时失手实属意外,不因量刑过重。

双方争执不下,陪审团决定暂时休庭,待一周后重新开庭。

 

从庭上下来时,已有较多看到报道的民众围在法院门口,对送押的周淑惠指指点点,破口大骂。马天宇跟在一旁保护不及,一并被骂,压力山大。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一条道,将周淑惠送上车,马天宇的西服都被扯烂了。垂头丧气地朝公交车站走去,心里嘀咕回去不知道该怎么跟师傅还有韩哥汇报。

正想着,突然被人拦了下来。

“马律师。”杨幂看着马天宇抬头,露出一个微笑,“我是风度周刊的杨幂,我想和你,还有周女士一起聊聊。”


评论(4)
热度(22)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