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7]

[07]

现场勘查弄得太晚,结束时夜已经黑的深沉。

李易峰掏出手机才发现早已没电自动关机了。回到车上问陈伟霆借了数据线充上电,开机才发现有三条未读消息,全是陈坤发的——

“几时回?” 22:29

“回否?”     00:50

“勿回。”     01:40

 

李易峰深知弄醒陈坤的后果,只能哀戚戚地对陈伟霆说:“陈Sir你就近把我送到附近的酒店就好了。”

陈伟霆问,“去酒店干嘛?”

“我师兄睡着了,我现在回去会吵醒他的。”

陈伟霆点头称好,方向盘一打直接把他带回了自己家。虽然李易峰再三坚持“这样太麻烦了”还是被陈伟霆给拎了上去。

 

“毛巾……牙刷……”

李易峰站在陈伟霆身后,两手接着陈伟霆递过来的东西,眼看着陈伟霆从储物柜翻到置衣柜,连忙出声:“衣服我穿我自己的就好。”

“怎么?”陈伟霆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件刚翻出的灰色棉质T恤,翘着嘴角看着他,“你嫌我脏啊?”

李易峰来不及作答,就被陈伟霆恶作剧性质地拿衣服盖住了头,只觉两眼一黑,始作俑者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我洗得很干净的,不信你闻闻?”

李易峰下意识顺从地深吸了一口气,扑鼻而来果然是干净清爽的洗衣液味。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陈伟霆拿下搭在李易峰脑袋上的T恤,笑得很是顽皮,末了还用手拨拉了下李易峰乱了的头发。后者发丝软软的,厚厚的,手指穿过其中居然带来令人惊讶的满足感。

陈伟霆见李易峰仰头看着自己不说话,又趁机拨拉了一下,问:“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

李易峰这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在想什么?”

“没什么……”

“你骗我。”陈伟霆说得笃定,凑近了一分,“你刚刚肯定是在想什么!”

“……”

李易峰看着陈伟霆的眼睛,陈伟霆的眼睛太深太亮,稍不注意便会蛊惑人心。

“……说,你,刚刚,在想什么?”陈伟霆轻轻诱惑道。

“陈、陈sir你家洗衣液还蛮好闻的。”李易峰终于败下阵来,把脸埋进了衣服里。

 

李易峰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陈伟霆正在往沙发上铺毛毯。

后者抬眼看了看他穿的衣服,笑着说:“没想到还挺合身的。”

李易峰走过去想要帮忙,却被陈伟霆赶进了卧室。

“床头灯开关在这、地灯开关在这……”陈伟霆挨个试了遍给李易峰讲解,“空调的温度设置在客厅,你睡觉习惯多少度?我去帮你调?”

“不用那么麻烦,”深夜打扰李易峰本来已经十分不好意思,见陈伟霆如此热心,更觉受之有愧,“我还是睡沙发吧。”说完要往客厅走,陈伟霆懒得再跟他啰嗦,抓住李易峰的上臂,掀开被服,手上稍微用劲,居然轻轻松松地把李易峰摔进了床里。

“你就乖乖地在这睡。”乘某人呆滞的空档,陈伟霆体贴地给人拉上了被服。本来准备行云流水地低头讨个晚安吻,没想李易峰却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陈伟霆早有心理准备,也不恼,直起身,一脸老实稳重地说:“晚安。我就在门外,有事就叫我。”

然后干脆利落地走出卧室,还轻轻带上了门。

 

陈伟霆躺在沙发上在心里暗暗读秒,数到“7”的时候,卧室门果然轻轻地打开了。

陈伟霆立刻起身,反应迅猛,动作迅速,惊得站在门缝后的李易峰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陈伟霆的声音极尽温柔之能是,心下却在叫嚣:快点说你怕黑怕冷怕孤单随便怕什么让我用火热的身躯温暖你!!!

结果李易峰只是说,“那个……刚刚忘了说……陈Sir 晚安。”

“晚安。”

陈伟霆温柔一笑,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李易峰关上了房门,还从里面传来了上锁的声音后,啪叽’一声,直挺挺地摔回了沙发上。

万念俱灰。

 

陈伟霆六点准时起床,换上运动鞋,绑好臂包,下楼开跑每日的五千米。回家时气息虽平,但背心已汗湿大半,贴在身上,勾勒得胸腹部的肌肉线条一览无余。

陈伟霆两臂一抬,随手脱下上衣扔进洗衣机里。赤脚走进浴室,旋开水阀,双手撑着墙壁,任由温热的水流飞泻而下,撞击在古铜色的皮肤上,如同按摩一般。水流沿着他的头发、侧脸、脖颈汇流到锁骨的凹陷处,满溢出来之后滑过胸肌、腹肌,将粘腻的汗液与肌肉的紧绷感一并冲刷殆尽,一路向下,流入管道之中。

李易峰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随即尖叫着退了出去,“砰”地带上了门。

陈伟霆抹了一把脸,将头发全部背到脑后,看着某人仓皇而逃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声。等他洗完澡出来,见客厅没人卧室门紧闭,便走到卧室门口,按了按门把,果然还是反锁的,于是伸手敲门,等了一会,里面没动静,只好说:“我要换衣服。”

李易峰这才把门打开,见到下身只围了一条毛巾的陈伟霆,红着脸低头从后者与门之间走了出去。

临走陈伟霆还不忘逗他一句:“被看的是我,你叫什么?”

 

陈伟霆带李易峰下楼去一家老字号茶餐厅喝早茶,等单的时候,旁边几桌的对话传到了两人的耳中。

 

“呐,我说这个周淑惠真是道德败坏啊!嫁了这么有钱的一个老公还不满足,现在居然为了家产谋杀亲夫,我就说漂亮的女人最心狠啦!”

“你懂什么?!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说像她这样的豪门阔太、深闺怨妇,在外面玩也不注意安全,居然被搞大了肚子去私人诊所堕胎这么惨?”

“说不定人是想借个种,狸猫换太子,鸠占鹊巢,谁知道时间没算准,不得已才去打掉的呢。”

几人说的眉飞色舞、煞有介事,宛如亲眼所见一般。

“这个周淑惠,我看她这次是死定咯!”其中一人说道,其余众人一齐点头。

 

李易峰与陈伟霆对视了一眼,后者起身走到几人身边,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说什么?自己不会看报啊!”一人伸手点了点摆在桌上的八卦杂志,标题赫然写着“踢爆黎周淑惠 玉女实为欲女”,配图是一张黎周淑惠带着口罩帽子,深夜出入私人诊所的偷拍照。

陈伟霆伸手去拿,那人却伸手按住了:“要看不会自己买啊!”

“你!”

陈伟霆双手叉腰,正要发作,一旁的李易峰赶紧上来拉了拉他的袖子,“算了!我们自己一会去报刊亭买好了。”

陈伟霆这才恶狠狠地指了指那人,坐了回去。

 

两人来到报刊亭,这才发现一夜之间,各大主流媒体报刊杂志上全是黎周淑惠的爆料绯闻。内容大同小异,口吻如出一辙,就连配图都毫无二致,无外乎虚伪偷食拜金滥交,深夜出入诊所,大肆采购名牌等等。除此之外居然还有案件细节——黎启峰系被一次击打造成颅骨粉碎性骨折的内容,归根结底都指向此次牵扯进的杀夫命案纯属蓄谋已久。

 

陈伟霆将一摞八卦杂志摔到会议室的桌上,愤怒道:“公共关系科在搞什么?!案子还没完结,就由得这帮乱七八糟的杂志煽风点火添油加醋?还有案件细节这帮媒体是怎么知道的?!”

“不关兄弟们的事啊!”应昊茗立刻摆手,“老大,我们跟了你这么久,这点规矩还不懂吗?!”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自证清白。

“不止这样……”迪丽热巴见陈伟霆脸色不佳,说话也跟着斟字酌句起来,生怕碰到逆鳞,“昨天社交网络上,不知道有谁发起了一个‘黎周淑惠不死天理不容’的话题,现在已经是热门榜第一了。”

闻言陈伟霆眉毛皱得更深。

+++++++++++++++++++++++++

“老袁老袁!你看今天的FB了吗?”叶祖新一溜小跑地冲到袁弘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还没有,怎么了?”

“我说不清楚,你自己看!”叶祖新掏出手机,点开热门,递到袁弘面前。

袁弘就着往下翻了几页,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你有没有……泄露过案件调查信息给别人啊?”叶祖新忍不住询问。

“你怀疑我?!”

“不不不!当然不是!”叶祖新连忙摆手,“只是那天你才刚跟我说完准备以此为由起诉,今天就有媒体舆论拿来大做文章……”

“小新,虽然这个案子来龙去脉你我都心知肚明。”袁弘正色道,“但我绝对不会因为上头的压力就故意诬陷一个无辜的人,更不会因为担心自己证据力不足而利用舆论干涉陪审团评断!”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不然你也不会提议引入陪审团了,更何况为了开庭准备陪审团早已进入舆论隔离阶段,即使这些报道声音再大也影响不到他们,只是……”叶祖新一脸担忧,“我听说今天早上各大报刊杂志,都在说这件事,这么大规模是不是有人别有用心?!”

+++++++++++++++++++++++++

“Mini,特刊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见蔡少芬走到自己的桌边,亲自询问,杨幂立刻站起来汇报道:“徐医生的专访文稿内容已经校对完毕,现在送印的话,明天一早就能上架。”

“那为什么还不送去?”蔡少芬一脸疑惑,“我们再不出手,阴谋论就会抢占读者心智,让他们信以为真了。”

“我就是想等大家都认为周女士是个‘坏人’……”杨幂自信一笑,“只有信的越深,剧情反转的时候才会越吸引人眼球,拔除的越干净。”

蔡少芬面露难色:“可是这么做风险很大。”

“Ada我权衡过了,在现在主流媒体纷纷抹黑的阶段,我们的洗白文章很容易被湮没,况且只有一篇徐医生的专访,说服力有限。倒不如等主流媒体炒得阴谋论热度稍冷之时,我们再反戈一击。这期间也好观望一下对手都有哪些举证,针对这些话数,我会去搜集证据,各个击破,到时候,公众一定会更加相信周女士是被人恶意抹黑的。”

“好。”蔡少芬满意地点点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Mini这件事就交由你全权负责!”

“谢谢Ada的信任,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杨幂莞尔一笑,坚定道。


评论(7)
热度(23)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