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3]

 [03]

 

陈伟霆说为答谢上次案件帮忙,要请两人吃饭。陈坤无视在一旁拼命朝他使眼色的李易峰,笑呵呵地应下了,后者瞬间换上一副天塌脸。

“听说陈医生是重庆人,警署附近有一家老重庆火锅味道很正,不如就那里吧?”陈伟霆提议道。

“太远了吧……”李易峰还在负隅顽抗,“现在这么堵,从这里过去要一个多小时呢……”

奇谭市一共分为琴川、幽都、天墉、江都、蓬莱五个区。

琴川和幽都是两个最老的城区,旧时琴川为主要居民生活区域,发展至今设施完善,人口密集,但由于改建成本太高,所以大多还是老建筑,街道并不宽广。而幽都当年则多为流民聚集地,民风彪悍,龙蛇混杂,日后逐渐发展成现在的娱乐场所聚集地,奇谭市大多黑势力都起源于此。

与幽都区隔了一条忘川河的便是天墉区,位于天墉山脚下,高校云集,人才济济。相比幽都区,无论是人口知识密度,还是安全指数都显著提高。幽都区几家黑势力虽然经常为扩张地盘斗得你死我活,但仿佛有不成文的规定一般,从未越雷池一步影响到河的左岸。仅仅一河之隔,两岸风景全然不同。

由于奇谭市城市发展,区域逐渐向外扩张,政府机构不断完善,人员增幅较大。为方便民众办事,市里特在原有的郊区位置新建了江都区,并将所有政府机关、金融机构统一迁往此处,虽然地处偏远,但写字楼商圈小区均为新建,设施先进。陈伟霆所在的警察总署也在这里。

蓬莱区则是原蓬莱湖旁的一片森林,环境优美,植被茂盛,因离江都区较近,后经开发,沿湖建立了许多湖景别墅,很快发展为权贵聚集的区域。近日发生的黎周淑惠杀夫一案正是发生在蓬莱区内。

 

从陈坤他们所在的天墉区到饭馆所在的江都区要横穿大半个城市,陈坤心下一动,立刻明白了陈伟霆的用意。笑呵呵地打断李易峰说,“好,那就麻烦陈sir破费了。”

 

陈伟霆去外面等两人换衣的空档,李易峰跟陈坤抱怨,“师兄你干嘛要答应他嘛!”

“有人请吃饭我不吃我傻啊?”

“我也可以请你吃啊!”

“那家老重庆火锅,不接受预约,天天都有人排队,就你这上班时间,等你赶过去,排到你,火锅底料都没了。”

陈坤换好衣服锁好门,把钥匙往李易峰胸口一扔。后者双手一按,接住了,嘴上继续嘟囔:“……那今天去不也是要等吗?”

“没有位置,他陈伟霆会特意横穿两区,从城南跑到城西来喊我们过去吃吗?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现在五点,下班高峰,过去还不知道要堵多久呢?!”

“你放心,这一路上陈sir必然是不会让你无聊的。”陈坤洞若观火地说了一句。

 

上高架前的一段路,堵得水泄不通,近乎龟行。考虑到载人,陈伟霆开了辆手动档的SUV过来。李易峰自觉坐上副驾驶座的时候,陈伟霆侧头“咦”了一声。

李易峰并无异样,倒是坐在后座的陈坤开口解释:“我从来不坐副驾驶,我师弟有洁癖不喜欢跟人挨着。”

陈伟霆“哦”了一声,心想,我说怎么突然这么有觉悟了呢。

李易峰坐在一旁看陈伟霆不停地踩离合、换挡、起步、刹车,觉得腿都要抽筋了,再看窗外,挪行了不过10米,忍不住感叹:“好慢啊。”

陈伟霆扭头看他,“饿啦?”

李易峰摇头,只是觉得一车三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陈伟霆随意地打开了收音机。广播里不知道哪个节目正好在播经典老歌。

听到旋律,陈坤瞟了陈伟霆后脑勺一眼,没有作声。

李易峰听着听着竟然无聊地跟着哼唱了起来。

 

“你喜欢这首歌啊?”陈伟霆问。

“不是啊,也没有特别喜欢。”

“那怎么会唱?”

“这歌我小时候经常听到,我妈爱听。”李易峰认真答道,“以前一到周末我想赖床,她要打扫卫生,就拿音响放这歌,声音开得老大,赶我起床。”说到后面,一脸愤恨的表情。

陈伟霆忍不住笑了,“伯母挺有意思。”

两人正聊着,收音机里音乐渐小,主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众朋友们,我们刚刚听到的便是周淑惠的成名曲,也是其主演的同名电影主题曲,此曲在90年代红极一时,相信很多上了年纪的听众都对它极为熟悉……”

李易峰忍不住点点头,心想别人他不知道,但他是已经熟悉到快有起床阴影了。

“……据了解,很多影迷关心的周淑惠防卫过当误杀其夫一案目前已结束调查,不日将提起公诉……”

“公诉估计没那么快了……”陈伟霆一边开车一边搭了一句。

“这个案子是陈sir你们负责吗?”

“恩。”陈伟霆点点头。

“……那个不是在蓬莱区的发生的吗?”李易峰听着收音机里对此案的详细介绍,疑惑地问道。

“是啊,区署本来已经结案了,只是接到线人举报,又重新交到总署调查。”

“举报?举报什么?”李易峰顺嘴一问。

“有人举报说周淑惠并非防卫过当,而是故意杀人。”

 “故意杀人?”

“感兴趣的话,我们边吃边聊。”陈伟霆扭头,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

后座的陈坤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一边摇头眼看着自家小白兔师弟一步一步走进猎人的陷阱,一边将手伸进外套口袋,掏出手机编了一条消息发出去。

 

三人来到饭店,果然已经事先预留好了位置。服务员领着三人穿过人声鼎沸,热气缭绕的大厅,李易峰一闻就知道是正宗的牛油火锅,瞬间乐开了花。

陈伟霆见他喜不自持的样子,邀功道:“怎么样?没白来吧?”

李易峰嘿嘿笑着,根本没空搭理他,拍着桌子豪迈地喊到:“服务员!点菜!”

 

等锅开的间隙,陈伟霆把案件情况大致讲了一遍。

“……尸检报告上说,死者颅骨有严重粉碎性骨折,骨折线延伸到颅底,可以推断是便于挥动的钝器击打造成的,除此之外无明显外伤。”

“严重粉碎性骨折……”陈坤重复了一遍,问道,“连续击打?”

陈伟霆摇了摇头,“死者头上只有一处创口。”

“一次击打?!”陈坤有些吃惊。

 “尸体都做完尸检了那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吃饭吃饭……”李易峰开心地打断道,同时手脚麻利地将鹅肠、毛肚扔进了锅里。

“不过因为有人举报,上头十分重视……”陈伟霆为难地说。

李易峰夹着毛肚放在锅里,暗暗数着“七上八下”,两眼放光。

“区署已经将尸体移交给我们总署了,不巧高sir他们这两天正为一个碎尸案忙得焦头烂额……”

李易峰把毛肚夹进自己碗里,吹了吹,一口咬下去,汁水四溅,香辣鲜脆,好吃得差点哭出来。

“那陈sir打算怎么办呢?”陈坤明知顾问。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查案我虽然在行,可这尸检和现场推演么……”陈伟霆咧嘴一笑,“还是要麻烦两位了。”

陈坤早知会有这么一句,毫不意外地拍了拍正在费力夹起一枚鹌鹑蛋的李易峰的肩膀,“没问题,一会就让我师弟先跟陈Sir去一趟现场,反正就在附近。”

李易峰好不容易夹起了那颗鹌鹑蛋,听到陈坤的安排,一阵哀嚎:“哎?为什么是我?!”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陈坤笑眯眯地用眼神指了指他夹在筷子上的鹌鹑蛋,“你说呢?”

陈伟霆也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

“……”

李易峰筷子一松,那颗好不容易夹起来的鹌鹑蛋又“啪嗒”一声地落回了碗里。


评论(5)
热度(26)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