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2]

[02]

陈伟霆和应昊茗两人坐在审讯室里。后者正低头填写提审信息,陈伟霆则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周淑惠,1976年出生,参加96年奇谭小姐比赛,因面容姣好,谈吐不俗,一举夺魁。此后从影撰书,风头无二。为人却低调谦和,鲜有负面报道。28岁事业高峰时宣布与时任南启商会常务理事的黎启峰订婚,正式退出演艺圈,让一众影迷大呼可惜。

眼前的这位夫人,眉眼方正,齐肩黑发,白色套装。未施粉黛,却气度不凡。虽然青春不再,眼角细纹已显,但即使身陷囹圄,仍旧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方外气质。

“周小姐,8月20日晚发生了什么?”

周淑惠抬头看了一眼问话的陈伟霆,复又垂下眼帘,缓缓开口:“那天是我和我丈夫结婚十周年纪念,每年的这天我们都会一起在家庆祝。我做了他爱吃的牛排,他买了红酒。”

“红酒?就是你用来敲击他头部的那瓶?”应昊茗一边问一边从卷宗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陈伟霆。

照片上死者面朝地趴在一片血泊之中,地上有四散的深绿色玻璃碎片,其中瓶颈部分较为完整,上面留有清晰的血迹。

周淑惠闭上眼睛,像是不忍回想,颤抖着嘴唇回答:“是的。”

“周小姐,我看到体检报告上说您已经怀孕三个月了。”陈伟霆注意到周淑惠微微隆起的小腹。

“是。”周淑惠收回手盖在了自己的腹部,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悲凉。

“怀孕期间可以饮酒吗?”陈伟霆突然问道。

周淑惠看了陈伟霆一眼,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问这个问题,“医生说少量喝一点还是可以的,毕竟是我们结婚纪念……”

见陈伟霆没有再说话,应昊茗便接着询问:“那黎先生回来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

叶祖新把案卷材料搬出来的时候忍不住摇了摇头抱怨道,“这叫什么事啊!”

袁弘也是无言以对,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权当安慰。

送走郁闷的叶祖新之后,袁弘坐回位置上,摊开笔记本,翻阅起材料,开始从头梳理案件。

案件过程很简单——

警务中心20日晚8点接到周淑惠报警电话,说自己在家中与丈夫黎启峰共进晚餐时发生争吵。黎启峰情绪激动,对她使用暴力,并且多次踢打她的腹部。周淑惠为保护腹中胎儿,随手举起桌上红酒砸向黎启峰的头部。黎启峰头部出血当场晕倒。救护车和警方先后赶到,经确认黎启峰系当场死亡。

案发现场有搏斗痕迹,整个饭厅一片狼藉,杯碟四散,周淑惠双手抱肩蜷缩在角落里。警方随即将其带回,并对她进行验伤。证实在她的腹部、手部、脸部均有不同程度的伤痕,但都属于轻伤级别。

袁弘一张张翻看现场照片,又拿过周淑惠的验伤报告和黎启峰的尸检报告,用笔在轻伤、妊娠初期、红酒瓶几个字上圈了圈后合上了笔记本和卷宗,准备去警署一趟。

+++++++++++++++++

“徐医生、徐医生请留步。”杨幂几步小跑,终于赶在徐盈上车前拦住了她。

“杨小姐我说过很多遍了,病人的隐私我无可奉告。”徐盈皱眉道。

“这是当然,不过,”杨幂话锋一转,换了一个话题:“徐医生也是女人,身为周小姐的私人医生,此次周小姐入狱您有什么看法?”

“……”徐盈摸不准杨幂问话的用意。

“周小姐在案发前是否有表现出狂躁、焦虑等过激反应?”

“你什么意思?”

“周小姐结婚后,黎先生绯闻不断,对此周小姐是否存在心理失衡,情绪波动,买醉酗酒的情况?”

徐盈忍着怒气绕过杨幂想要拉开车门,却被对方将车门推了回去。

“杨小姐!你再这样我要叫保安了!”

“徐医生……”杨幂突然拿出了一份文件递到徐盈的面前。

“……这是什么?”徐盈翻开文件居然是一篇已经拟好的文稿,“……周淑惠自幼家贫,缺乏教养,费尽心机嫁入豪门却野性难改,不守妇德,在外偷食。现东窗事发,为谋家产,蓄意杀人……”徐盈愤怒地将文件摔到地上,“你们简直颠倒黑白血口喷人!”

杨幂却弯下腰去把文件捡了起来,平静地解释道:“这篇通稿是有人今天一早发到我邮箱里的,相信不止我,还有很多其他家的记者也都收到了,很快就会在各大媒体杂志上看到这篇报道。徐医生如果替周小姐不值,我希望徐医生可以告诉我实情,还事件一个本来面目。”

+++++++++++++++++++++

袁弘在走廊上碰到了刚从审讯室出来的应昊茗。

“应sir你好,我是负责黎启峰案的检察官袁弘。”

应昊茗看了面前高高瘦瘦的男人一眼,无视对方伸过来的手,径直绕过对方走回工作间,“小师妹,你去高sir那里拿一下现场报告。”

“好嘞。”

“完了,给大师兄送去,他人去现场了。”

迪丽热巴应了一声“好”后,跑了出去。

应昊茗倒了杯水,喝了几口,才坐回椅子上看向一直站在那的袁弘缓缓道:“袁大检察官找我有事?”

袁弘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解释说:“我想了解一下黎启峰案的进展。”

“你们不是比我们还快吗?”应昊茗没好气地说,“谋杀罪名都订好了,现在想起要查案了?”

袁弘被堵得有点心塞,但也知道对方在气什么,只好忍着说,“应sir玩笑了,凡事讲究证据,我们也不过是按章办事而已。”

“哟,好一个凡事讲究证据!”应昊茗轻蔑一笑,随手抓起刚刚带出来的卷宗,拍到袁弘的胸口,“我们手上呢,就只有这些防卫过当的证据,您要的蓄意谋杀的证据就请您自个儿找吧!”

++++++++++++++++++++++++++++++++++

陈坤走进换衣间的时候,李易峰正在一边脱白大褂,一边点头晃脑地哼歌。

“你怎么想起哼这歌了?”陈坤记得这歌还是上个世纪流行的,宝丽金金曲大碟里会收录的那种。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一直是这个调调。”李易峰答道。

“你是不是看新闻了?”陈坤记得这首歌的原唱就是周淑惠,“那个名媛杀夫什么的?”

“谁啊?”

“周淑惠啊。”

“恩?”李易峰脱了衣服的身子藏在柜门后面,只探出来半个脑袋,看着陈坤眨巴眨巴眼睛,问:“周淑惠是谁啊?”

“……当我没说。”陈坤心想,跟这个书呆子聊八卦也算是对牛弹琴的一种了。

这时科室的助手小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李医生,有人找。”

李易峰应了一嗓子,“谁啊?”

“不认识,反正蛮帅的!”

听完这句李易峰的动作突然前所未有地麻溜利索快。以往都要抻平了挂起来的白大褂现在直接往柜子里一扔,手表、钱包、手机什么的一伙扫进了包里,关上门就想往外跑。

陈坤正想着这是哪路神仙,连李易峰的强迫症都能治了,就看见刚刚跑出去的李易峰被人提拎着领子又给带了回来。

陈伟霆笑眯眯地看着李易峰说:“李医生,这是去哪呀?”


评论(3)
热度(23)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