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1]

file2.最后的晚餐

[01]

“贰周刊今日头条,奇谭南启商会主席长子黎启峰昨夜于家中被害……”

“今晨快讯,南启商会主席长子黎启峰被爆横死家中,嫌疑人为其妻前奇谭小姐著名影星黎周淑惠……”

“本刊专题记者前方报道,前奇谭小姐著名影星周淑惠身陷杀夫疑案……”

“昨夜蓬莱警方深夜接到报案,前奇谈小姐著名影星黎周淑惠电话自首,承认其防卫过当,失手错杀其夫南启商会主席长子黎启峰……”

超市的电视专区,不同品牌的电视均在实时播报今天的热点新闻,爆炸性的内容引得路人纷纷驻足。

 

“居然是周淑惠啊,我妈当年可喜欢她了!”

“哎,你看那些嫁入豪门的明星有几个有好下场,不是家暴就是出轨的。”

“看不出来这个周小姐平时文文弱弱的居然敢杀人哦!”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她那个老公啊三天两头的就闹花边新闻,是你你能忍啊!”

“不是说是防卫过当吗?肯定不是故意的啦!”

“这个可说不好……”

 

“您好。”李易峰推着一个购物车,拿着一张红色的宣传单页走到围观人群旁一个身穿红色职工马甲的导购小姐身旁。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导购小姐转过头应道,待抬头看清问话人的脸,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请问海报上这个特价烘干机在哪边啊?”李易峰指着海报上一个促销单品的图片问道。

“这个啊,这个已经卖完了哦。”导购小姐指了指海报角落里的“限量100台”的字样解释道。

“啊……”李易峰有些失落,下意识地噘起了嘴吧。

导购小姐赶紧安慰道:“我们今天电视也有促销,满1000返200需不需要我为您介绍一下?”

“不用了,谢谢。”

李易峰扬起一个笑脸,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身欲走,右侧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李医生!”

 

陈伟霆穿着一件黑色的大T恤,七分裤,平板鞋。单手拎了一打啤酒,另一只手越过眉峰,嘴角挂笑,眼睛闪着精光。

李易峰下意识转身想躲,奈何周围一片空旷,已经是来不及跑了。

 

“陈sir,这么巧?”李易峰哭丧着脸招呼道。

++++++++++++++++++++++++++++

律政司司长办公室。

“司长,这个案子已经开始在裁判法院审理了。”袁弘看着面前卷宗的标题提醒道。

“我知道。”廖司长叹了口气,也是颇为无奈。

“那是新发现了什么决定性的证据吗?”袁弘皱眉看着后者,果不其然后者摇了摇头。“司长,恕我直言,没有发现决定性证据就要加重罪名移交高等法院,这是违反程序的!”

“小袁啊,你是知道的,这个黎启峰是黎主席的长子,现在外面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注意律政司的公正形象,这代表着整个司法机关……”

“小袁啊……”廖司长摆了摆手,打断了袁弘的话,“不瞒你说,今天五个区法院都来过电话了,说是希望移交这个案子,他们已经将案子退回来。”

“司长……”

“好了,黎家在政商两界的影响力还用我说吗?你赶紧去警署那边重新调查一遍案子,务必……以谋杀罪名落案起诉。”

“司长!”听到廖司长还没调查先定罪名的要求,袁弘惊讶地几乎说不出话来,“这可关系到被告人的一生啊!”

“不必说了,”像是不愿意面对袁弘的眼神,廖司长背过身去,“这件事我不安排,自然有其他人来安排。你不做,自然有其他人来做。”

“……”袁弘知道廖司长说的都是实话,正因如此,他才无法反驳。

“我会建议高等法院启用陪审团……其余的,就看小袁你了。”

袁弘呆立了几秒,最终还是沉默地捏紧了卷宗。

+++++++++++++++++

“李医生出来买东西啊?”陈伟霆走到李易峰身边,看到对方放在手推车里的两大条卷纸,偷笑着问,“买这么多纸啊?”

“家里的用完了。”李易峰老实回答。

陈伟霆抬手将自己的那箱啤酒也放进了李易峰的手推车里,人走到对方的右侧,双手扶上车把,说了句“我来。”就从对方手里接过了车子。

看架势是一时半会不会走了。李易峰默默地叹了口气,低眉顺耳地跟在了一旁。

“买这么多菜是要自己做饭吗?”陈伟霆问道。

“恩,师尊和紫函姐他们今晚来家里吃饭,所以多买一点。”

“你下厨?”

李易峰点点头。

“你会做菜?”陈伟霆一脸惊奇。

“恩,”看到对方眼里的吃惊,李易峰有点骄傲,“我会做很多菜呢。”

“那今天不请我尝尝?”

“啊?”李易峰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陈伟霆笑了,“逗你玩呢,今天你师尊来我就不去了,下次我们俩人的时候你再做给我吃。”

“好的好的。”李易峰果断点头,单纯如他光顾着高兴今晚家宴免受外人打扰,压根没想明白怎么就答应了某人一顿双人餐。

++++++++++++

风度杂志主编室。

“Mini,这次Vivian的case我想让你来做。”

蔡少芬坐在办公桌后,一脸欣赏地看着眼前站着的杨幂。对方虽然年纪轻轻,看上去柔柔弱弱,但却嗅觉灵敏,视角刁钻,善于调动大众情绪。身上更是有股挖地三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颇有她当年的风范。

“你来杂志社也三年了,期间也写过不少名人专题,你的能力我都看在眼里。马上要年中职称评定,这一次的主管位置我想推荐你去。”

 

杨幂心下了然,接过蔡少芬手中的文件,自信地说:“Ada你放心,这个案子我一定会做好的。”

蔡少芬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Vivian跟我们相识已久,我记得之前有个女性互助会的专访是Tiffany做的,你可以跟她沟通看看。”

杨幂早前听闻周淑惠与蔡少芬是昔年同窗,私交甚密,今日听她所言,更是坐实了自己的判断。

“周小姐作为女性互助会的荣誉会长,在为广大女性谋求正当平等的权益方面一直是杰出代表,这一次的事件我相信她绝非故意。”

“哎,话不可以这么说。我们做记者的,最重要的就是公正。”蔡少芬虽然嘴上反驳,但是脸上笑容更盛,“做好你擅长的,挖出真相,告诉大众就可以了。”

“是。”

++++++++++++++++++

出超市的时候,陈伟霆习惯性地递过卡把两人的单都买了。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李易峰还是很不好意思。

“陈sir,怎么好让你破费呢?”李易峰从小就被教育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正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

“小事情。”陈伟霆毫不在意地挥挥手,见李易峰还是坚持要付钱便说,“就当是我提前把我那餐的伙食费交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李易峰推辞不过只好说,“那好吧,下次我多买一点,陈sir你多吃一点。”

陈伟霆看他一脸认真地说完这一句,笑得愈发灿烂,忍不住想抬手去捏一捏对方肉呼呼的脸颊,不料腰间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

“大师兄,Madam找你!”

+++++++++++++++++++++

H&H律师事务所。

马天宇看着自己崭新的办公室一阵兴奋。他刚一年实习期满,正式成为一名诉讼律师,终于在H&H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感觉如何?”霍建华推开门时,马天宇乐不可支地坐在椅子上打转。

“Wallace你怎么来了?”

“不高兴看到我?一拿到资格证就不认师父了?”

“怎么会!”马天宇赶紧站起来望着他笑。

霍建华也笑,“阿栋找你。”

 

“周女士指定我做她的辩护律师?!”马天宇目瞪口呆地看着韩栋,“她的案子不是之前韩哥你负责的吗?”

“这是周女士的意思,委托协议都已经拟好了。”韩栋把办公桌上的文件转了个个,朝向马天宇这边,又从笔架上抽了支签字笔摆在上边,“你看一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在这签字吧。”

“可、我还没有单独出庭的经验……”马天宇有点担心,“这个案子这么大,万一搞砸了……”

“我的字典里没有万一。”韩栋眼神锐利地射向马天宇,直瞪得后者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才用一贯的口吻开口道,“Ray你要明白,H&H里比你有名比你有经验的律师有很多,既然是周女士点名要你,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责任与优势,不要砸了事务所的招牌,更不要辱没了你师父的名号。”

“是……”马天宇硬着头皮拿起了签字笔,在代理人那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放轻松一点。”霍建华走过来打圆场,拍了拍马天宇的肩膀,“出去跟文龙好好了解下情况,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我或者阿栋。压力越大成果越大,这个案子办得漂亮,你也能一战成名,不是很好吗?”

马天宇点了点头,规规矩矩地准备退出去,却被韩栋拦下了。

“我收到消息,案子裁判法院已经退给律政司了。我看他们应该要组织警署重新侦查,Ray你要盯紧警方,随时掌握他们的最新动向。”

“明白。”

 

看着马天宇带上办公室的门,霍建华转身走到韩栋面前,“没问题吧?对面那个可是黎家。”

“黎家又怎样?”韩栋冷笑了一声,“奇谭可不是只有他姓黎的一家。”

霍建华看了韩栋一眼,想了想语气也轻松起来,“也是,也难怪周女士会找Ray来负责这个案子。”

韩栋转了转手中的钢笔,哂笑道,“这个周女士,比我想象中要聪明。”

++++++++++++++++++

奇谭市警察总署刑事科科长办公室。

“Madam让我去负责黎启峰案?”陈伟霆一脸诧异,“那个不都已经结案交审了吗?”

邓萃雯双手交握,心平气和地解释道:“我们接到投诉,有人不满调查结果,要求重新调查。”

“有什么新发证据?”

“有人举报,周淑惠并非过失杀人,而是蓄意谋杀。”


评论(2)
热度(36)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