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4]

[14]

马天宇冲进杂志社的时候杨幂正在刷新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还周淑惠清白”的标题赫然榜首。话题内群情激奋,普罗大众一改之前的舆论风向,调转枪头纷纷指责起黎家权势滔天,干扰司法公正,迫害弱质女流来。

杨幂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文章与新闻慢慢发酵——有人将增刊里为周淑慧洗白的内容整理成方便阅读的长条图文转发扩散,有人在周淑慧的个人首页下留言支持,有人去到南启商会、奇谭法律在线的官方微博下抗议执法不公,量刑过重。黎周淑惠案俨然变成了一个全民参与的热点事件。

不期然一本杂志突然摔在了自己的面前,定睛一看,正是各大分销商一经上架立刻脱销,正在电话催赶补货的那本增刊。


“这篇文章...

我记得要更新cif

只是生理痛目前躺尸状而已orz

要关怀不要伤害,这个时候就不要催我文了〒_〒

 谢谢评论里关怀的各位亲~~~就不一一回复了,感恩地更新了13全章(比心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3]

[13]


陈伟霆与李易峰一同从饭店出来后,径直到商场对面的一家连锁超市内。

陈伟霆忍忍忍,忍了半天没忍住,扭头看李易峰神色如常地走在他身旁。

后者见他盯着自己,递了个‘怎么了’的眼神过来。

陈伟霆问:“你怎么不问我犯人到底是谁?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是那个叫小柯的服务员啊。”李易峰回答道。

陈伟霆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你早就知道了?!”

李易峰点点头,疑惑道:“大家不是都知道了吗?”

陈伟霆被气笑了,眨眨眼问他,“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店长说监控视频坏了的时候——如果是普通客人的话,看到那里有摄像头一般都不敢犯案的。”

陈伟霆双手叉腰别开了几步,仰头...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2]

[12]


“你怎么在这站着?”陈伟霆走上前来问道。

没等李易峰开口,先前被偷拍的妇人先发了难,语气不善地吼道:“你又是什么人?”

眼看着陈伟霆的暴脾气噌地一下被点着,李易峰赶紧上前拦住了他,解释说:“这位是我朋友……”然后又扭头,一脸无奈地跟陈伟霆小声道:“我跟这位大姐有点误会……”

不想却被那妇人却听见了,叫道:“什么误会?!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们统统都有嫌疑!一个都不准走!”

陈伟霆怒气未定,闻言指着那妇人警告道:“你态度给我放客气一点!”

毕竟是当了多年刑警,陈伟霆身上的杀气颇重,唬得那妇人气焰瞬间小了不少,只梗着脖颈强撑道:“……什、什么啊……不要以为你凶别...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1]

陈伟霆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时间刚好上午11点,“李医生你饿了吗?”

李易峰老实点头。他一向按时吃饭,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饭点。

“想吃什么?”

“都可以。”

“泰国菜喜欢吃吗?”陈伟霆提议道,“这边三楼有家泰式餐厅还不错,大厨都是泰国人,材料也都是进口的,很地道的酸甜口,咖喱的味道非常醇,水果特别甜,要不要试试?”

李易峰听他描述,两眼一亮,当即同意。

两人并肩上到三楼餐厅门口,只见迎宾小姐一身泰国装扮,绿色抹胸,红色筒裙,头发梳得光亮,盘成一个发髻顶在头上。见两人走近,双手合十行了个礼,转身为两人拉开餐厅大门。

内里的装潢也是原汁原味,带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原木色为主,浮雕漏窗...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10]

The criminalinvestigation files

File 2.最后的晚餐

[10]

“事到如今主张夫妻关系和睦,没有杀人动机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我们只能反其道而行,彻底公开您丈夫的恶行,强调事发时您的恐惧,争取陪审团同情……”

没等马天宇说完,周淑惠便打断了他。

“我拒绝,”周淑惠态度坚决,“我不希望我丈夫过世之后还要被别人议论,成为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事实上,这次的案件已经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探视期间不能携带通讯设备,杨幂拿出准备好的网页截图打印版和几本畅销杂志摆在了周淑惠的面前。

看到封面标题,周淑惠眼神一凛,可多年来的良好修养让她随即压制住...

[霆峰]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9]

[09]

周淑惠见到马天宇和杨幂两个人时,有些疑惑:“这位是?”

“我是风度杂志的记者杨幂。”杨幂递上一张准备好的名片,“我们主编Ada让我代她向您问好。”

“原来是Ada的同事,您好。”周淑惠露出一个标准笑容,“之前马律师没有跟我说您要来,所以没有准备,请见谅。”

 “周女士,没有事先跟您沟通这次会面是我的问题,我向您道歉。” 坐在一旁的马天宇趁机插话,本来案情还在受理中,不应与媒体有过多接触,但事出有因,马天宇不得不答应杨幂的要求,“杨小姐之前跟我说了一些事情,我要向您求证,请您诚实地回答我。”

“请说。”

马天宇一脸严肃:“周女士,你是否有被黎先生长期家暴...

[尘远]长生殿·其四 (上)

宁致远来到柴房外,只见两名家丁守着门口,一长一幼,手里端着根胳膊粗的木棒,身后两扇木门被一条两指粗的铁链穿过门环锁在了一起。

两人看到他来,并不意外,年长的那人领着年幼的行了个礼,笑着说:“少夫人您总算来了!”

一句话说得倒像是指责他来晚了似的,宁致远脸上一红,清了清嗓子问:“他怎么样了?”

“哎哟,二少爷这可是受了大罪了!”那人一脸不忍,捏着嗓子说:“老爷那鞭子,道道见血,打得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浑身上下,没一处好的……”

宁致远听了,捏紧木盒,指尖都泛出了白色。想到这一顿打是为他挨的,连旁人都看了不忍,自己却不管不问睡了半宿,更是内疚,犹豫地问:“我……能进去看看...

小王子与小美人鱼

CIF·犯罪调查档案 file2.最后的晚餐[08]

[08]

第一次开庭在舆论几乎一边倒的情况下开始了。袁弘作为公诉人,以故意杀人罪名提起诉讼。由于案件过程清晰,周淑惠对于用酒瓶击打黎启峰的头部行为供认不讳,控辩双方聚焦在行为动机上,展开了激烈争辩。

由于案件社会影响较大,法庭审引入了由23名普通民众组成的大陪审团,其中男性十二名,女性十一名。

开庭当日,杨幂、应昊茗、迪丽热巴等人也去到庭审现场,全程观看。

马天宇作为第一次上庭的新人律师闹出了不少笑话,让在场的众人,包括公诉员袁弘在内哭笑不得。

袁弘将刊登在报纸上的那张偷拍照作为周淑惠与黎启峰夫妻关系不和,存在故意杀人动机的间接证据,并且当庭传唤了偷拍的狗仔魏杰指认周淑惠曾经多次出入...

1 / 2

© 开个小号好花痴 | Powered by LOFTER